筆趣閣 > 青春都市 > 神級龍衛 > 第3741章 綠袍老祖
    “小子,剛才是本王唐突了,你可不要怨恨本王哈。”猿王沖著沈浪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沈浪趕忙抱拳道:“不不不,晚輩該感謝猿王救命之恩才是。”

    雖然剛才自己看似憑借憤獸之血的能力與猿王打的有來有回,但沈浪能感覺到猿王的真正實力猶在自己之上。

    之前的戰斗,猿王應該是放水了。

    光憑這一點,就能證明猿王所言非虛,他并非奸惡之輩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正所謂不打不相識嘛,什么恩不恩情的另外放在一邊。話說你小子剛剛那一拳,可真夠疼的!”

    猿王摸了摸自己的右臉,還有些隱隱作痛。

    “抱歉!”

    沈浪神色有些尷尬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是自己人,這點小事本王是不會放在心上的。”

    猿王拍了拍沈浪的肩膀,爽朗道:“知道你小子現在肯定覺得一頭霧水,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。走吧,本王帶你去水簾洞坐坐!”

    沈浪抱拳道:“好!全聽猿王安排。”

    雙方算是徹底握手言和了。

    在場的天仙修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雖然心中還有些芥蒂,但猿王話都說到這種份上了,他們也不好再說些什么,只能選擇信任猿王。

    “諸位,沈某剛才出手確實有些重了,心中慚愧,這里向大家賠禮道歉!”

    臨走之前,沈浪主動朝著在場的百名天仙修士抱了抱拳。

    見沈浪如此客氣,在場的天仙修士神色也緩和下來,紛紛抱拳回禮。

    說來,這些天仙修士雖然受了重傷,但大多都是皮內和皮外傷,治療起來不難。

    傷勢最嚴重的白塵服下了一株療傷靈草后,傷勢也并無大礙。

    白塵想到沈浪強大到能與大王斗個有來有回,之前沈浪的確是處處手下留情了,他代表眾多長老朝著沈浪抱了抱拳:“慚愧!我等先前誤以為沈道友會對花果山不利,才會采取那樣激進的行動。一切都是誤會,還望沈道友勿要怪罪。”

    “誤會能解除就好。”

    沈浪微微點頭,他倒不討厭白塵這樣的修士,對方做派證明他對花果山算是忠心耿耿。

    只是沈浪仍舊不理解花果山為何如此排外。

    猿王對沈浪的行為舉止十分滿意,一臉熱情的領著沈浪進入了飛來澗,還帶著沈浪在山澗中逛了一圈。

    這飛來澗與其說是山澗,倒不如說是一座妖城。

    飛來澗內的修士足有數十萬之多,雖然這里的一切都很粗獷原始,但沈浪感受到了勃勃生機。

    山澗北部有一座數千丈的高山,山頂處的瀑布飛流直下數千丈,尤為壯觀。

    瀑布中央隱有金光閃動,那便是隱藏在瀑布中的水簾洞了。

    水簾洞算是猿王的行宮,亦是花果山最重要的議事之地,猿王平時就居住在水簾洞內。

    猿王帶著沈浪來到飛來澗北部的懸崖峭壁上,縱身一躍,穿過了瀑布,抵達了另一側的水簾洞。

    花果山籠罩著禁空禁制,想進入這水簾洞著實需要一點本事,天仙以下的修士恐怕都跳不到對面的水簾洞。

    猿王抵達對岸后,招呼沈浪過來。

    沈浪腳下發力,如同一條游魚般沖進了瀑布中,抵達了對面的水簾洞。

    水簾洞是一座巨大的琥珀石洞,洞內散發出炫目的金光,洞頂懸掛著瑩白如玉的鐘乳石,華麗耀眼。

    走進洞內,一座金碧輝煌的殿堂映入眼簾,殿堂內四處鑲有明珠,霞光大盛,把昏暗無光的山洞照亮的如白晝一般明亮,如夢似幻。

    猿王擺了一張軟榻,拿出珍藏的靈酒,與沈浪舉杯對飲,熱情無比。

    沈浪先是自報了一下姓名。

    猿王哈哈道:“沈浪小弟,你也不要叫我什么猿王了,這稱呼也太土。你我實力相近,我的骨齡應該比你大上許多,你若是不嫌棄,只管叫我一聲老哥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沈浪看出來猿王是個爽快人,也就直呼他老哥了。

    猿王飲了一口靈酒,拍了拍沈浪的肩膀道:“沈浪小弟,你別怪我的那些部下對你不友善,主要是他們對異域修士有恐懼感。”

    “恐懼感?”沈浪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猿王解釋道:“其實在六百萬年前,也有一名異域修士來過花果山。那人自稱是“綠袍老祖”,不過他可沒你這么友善,本王昔日誤將他認作“預言之子”,險些釀成大災禍!”

    “本王曾與那綠袍老祖稱兄道弟,不想那個狼心狗肺的東西自知自己無法離開花果山后,竟毒害本王,試圖取代我的位置統領花果山。”

    “好在本王僥幸撿回了一條命,拼死將綠袍老祖打成了重傷。那喪心病狂的家伙非但沒有收斂,反而施展邪道神通,毒害我花果山無數修士生靈。當時有近半數的修士慘死于綠袍老祖之手,那綠袍老祖或許也是覺得無趣,不愿將所有人全部殺光,擄走了大量的幼童,培養成自己的部下,創立教派。”

    “直至今日,那老家伙還在花果山西部占據著大塊的地盤,號稱“毒龍教”,手下有教眾數十萬,時刻威脅著花果山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猿王眼中閃過強烈的憤恨。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

    沈浪總算是明白了花果山修士為什么這么排外,居然還有過這種歷史。

    難怪飛來澗戒備如此森嚴,原來是為了防范敵人。

    “不知那綠袍老者是何修為?”沈浪皺眉問道。

    猿王道:“羅天上仙初期,那老家雖然壽元無多,但應該還能活個千把萬年。此人極為棘手,擅長用毒和詛咒之法,又擅長逃遁,本王亦是拿他沒辦法,只能在這老東西坐化之前守住飛來澗大本營,以免再有大量修士死傷。”

    沈浪微微點頭。

    對于綠袍老祖的出現,沈浪并不覺得驚訝。

    外界的花果山被九昧真火焚燒了如此之久,普通修士自然無法進入,但攔不住羅天上仙這等強者的腳步。

    或許那綠袍老祖昔日心血來潮探訪花果山時,偶然找到了進入這座獨立空間的入口。

    “正因為綠袍老祖是我花果山禍患的源頭,所以本王的那些部下都覺得異邦人應該趕盡殺絕。但本王知道,你與綠袍老祖不同,你有他沒有的仁慈之心。最重要的一點是,你之前提到過自己受悟空道人的囑托,本王基本上可以確定,你就是先祖遺囑中的預言之子。”

    猿王鄭重其事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是預言之子?”沈浪好奇問道。
神级龙卫_花幽山月_神级龙卫最新章节_神级狂婿_神级龙卫沈浪最新更新-笔趣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