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青春都市 > 神級龍衛 > 第358章自救
    只感覺身上暖洋洋的,這種感覺十分奇妙,緩解了沈浪全身的痛楚。

    這種舒服的感覺,只維持了僅僅三分鐘就消失的無影無蹤,換來的是一股無與倫比的痛楚。

    沈浪面色猙獰,忍受著巨大的痛苦,仿佛全身的皮肉正在被一片片生撕了一般!

    因為神照經需要散功,沈浪在進階突破中所要忍受的痛苦是普通武修數倍。

    沈浪全身上下涌動著一股難以忍受的灼燒,丹田更是如同炸裂了一般。

    對于受到的這種痛楚,沈浪也早就心里準備,但強烈的求生讓他死死堅持了下去。

    趁著靈韻石發揮效果,沈浪閉上雙眼,開始突破。

    很快,沈浪就進入了狀態,整個人紋絲不動,陷入了一種奇妙的狀態之中。

    白傾雨睡過了一覺,身上也恢復了幾分力氣。

    看著太陽,現在似乎已經到了中午。

    白傾雨四下看了看。

    這還真是大海中的一個荒島,不算很大,頂多方圓七八里左右,島中原野、叢林、高樹相互交織。

    沈浪似乎受了很重的傷,白傾雨還以為是沈浪爆炸的時候受傷了。

    不過她知道現在急缺的是水,島上那么大太陽,現在是八月初,盛夏的酷暑很容易讓人脫水。

    白傾雨好歹也是特種兵出生,受過野外的生存演練。

    在海島中的叢林里找了半天,終于發現了一個小水塘積了點水,還比較清澈,似乎是昨晚的暴雨遺留下來的,應該夠她們喝上幾天了。

    白傾雨自己喝了幾口,用玉盒裝滿了水,朝著沙灘邊走去。

    只見沈浪端坐在樹林邊上,全身上下的毛孔間都流出了一絲絲黑色的汗水,周身席卷一股似有似無的罡風,上半身還插滿了銀針。

    白傾雨俏臉發白,急忙跑上前問道:“沈浪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沈浪沒有回應,表情有些猙獰,似乎在忍受著極大的痛楚,臉色一時紅一時白,簡直像是走火入魔了一樣。

    白傾雨留意到沈浪身側的沙灘上寫的幾行字,喃喃念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不要驚嚇,我在自救。你不要隨意觸碰我的身體,否則很可能會被震傷。兩日后,如果我沒有了呼吸,第一時間趕緊把我埋了切記!”

    白傾雨一邊念著,臉色變的越發蒼白,心想這該不會是沈浪的遺書吧?

    看著沈浪身體完好無損的端坐在地上,白傾雨上前試了試沈浪的鼻息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一股凌厲的氣流將白傾雨的右臂彈開,白傾雨身體差點都掀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白傾雨俏臉露出一絲驚駭,深吸一口氣,難怪沈浪讓自己不要碰他。

    她雖然不知道沈浪在干什么,不過想想自己還是不要打擾的好。

    呆呆的看了沈浪半天,見他一點反應都沒有,白傾雨在一旁唉聲嘆氣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昨晚的臺風把他們吹到了哪里,現在這里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白傾雨身上除了一條之外,什么都沒有。眼前的海平面一望無際,只能等待那極小概率出現的搜救船只。

    不過現在也不能坐以待斃,白傾雨把沈浪扔在一邊的上衣拿了過來。

    沈浪的上衣很沉,里面夾層里裝了很多的飛刀,包括普通的飛刀和柳葉飛刀。隨身攜帶這種武器,能看出沈浪平時也非常警惕。

    這些飛刀非常鋒利,正好白傾雨可以拿來利用一下。

    這次游輪爆炸,肯定不是事故,難不成羅天耀是想炸死沈浪?

    如果真是這樣,那實在是太恐怖了。白傾雨咬著貝齒,無論如何,要是自己能獲救,就算把爺爺請出來,她絕對不會放過羅天耀。

    在華海市,關于白傾雨這朵警界名花,一直有傳言她背后有著巨大的靠山。

    事實確實是如此,說出來沈浪恐怕都想不到,白傾雨的父親楚泉也是龍騰成員,爺爺甚至是龍騰分隊組長!

    白傾雨出生不久,母親就離開了人士。她從小就是單親家庭,父親性格極為冷漠,甚至連自己母親的名字都沒告訴她。

    白傾雨家教非常嚴格,她一直覺得自己的那個父親是個冷血的人。她的父親和爺爺也是國家隱秘的安全組織龍騰的一員!不過白傾雨卻很少了解龍騰,甚至都不清楚龍騰這個組織是干什么的。

    到了能自立的年齡后,白傾雨就獨自一人生活,軍隊待過一段時間,并且以自身的努力進入了刑警大隊。

    不過她后面也想清楚了,以她二十出頭的年齡,能當上刑警大隊長,肯定是父親和爺爺在后面推波助瀾。

    京北市,外郊軍區的一個老式的四合院中。

    白傾雨的爺爺,名叫白相,是軍方高層的某個領導。

    白相七十歲的高齡,頭發全白,精神矍鑠,兩眼還泛著一絲鋒銳,正在四合院和一個頭發灰白的老者下棋。

    突然間,一名年輕的警衛神色匆忙的走了過來,向白相遞出一個手機,連忙說道:“首長,您的電話。”

    白相微微點頭,接過電話。

    電話里簡短的說了幾句,白相的臉色驟然一變,整個人突然從座位上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什么!你說我孫女出事了?”

    “首長,華海的那艘菲莉皇后號游輪發生了大爆炸,在大爆炸的當晚,您的孫女就在那艘游輪上!”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!”

    白相聽到這個消息,整個人如遭雷擊,差點沒有跌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警衛連忙上前扶起了白相。

    一旁和他下棋的老者也嚇了一跳,在老者眼中,白相一直是極富威嚴,臨泰山而不崩的氣場,極少有事情能讓他動容到這種程度。

    “怎怎么會這樣!”白相眉頭擰成了一個“川”字,整個人仿佛蒼老了十歲。

    掛了電話后,白相直接下達命令到東華軍區,讓他們以最快的速度準備搜救行動。

    “準備軍機,我要馬上趕去華海市!”白相向著警衛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神级龙卫_花幽山月_神级龙卫最新章节_神级狂婿_神级龙卫沈浪最新更新-笔趣阁